爱我不努力,爱你我努力。

    2012-09-04

    温柔 - [第1人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ggr-logs/221585445.html

    送走基友之后我开始整理包,明天得去上课了。

    拿着计算器的一瞬间我感到很焦虑,格纸没买,电池没换,疯了一个假期的文艺心,又该格式化了。

    发生了那么多戏剧性的章奏,我还是那个极端但拿不起也放不下的人,也许我开始就挖错了我脑子里的潜力,是不是我悟性太差。

    我总是存在这样一种理解上的悖论,就比如,it gonna be numb due to the consistence of sensibility and rationality. 查理德司曼德说的,麻木是感性和理性的均分密度值。

    按常规讲说这句话个人应该很稳重,应该顾及得很周全才是,但是他是培功泊松比定律的疯子

    我也是个疯子;是个半调子,是无理取闹的天才,也是个艮的要死的废物。

    我连一个简单到爆肛,牙口不振的道理都不懂。


    就是竟然认为一杯冰豆浆加一杯热牛奶,喝下肚就能温暖。


    九月的温哥华,天气很神奇。

    今天特别冷,明天特别热。

    说到最适宜心平气和去享受生活的月份,应该是五月。


    这个五月,我是真的一点都不快乐,我失去了最爱我的人和我正喜欢的人。


    掏包底儿的时候看到今年五月末参加阿信演唱会的票根。


    主题叫“无主情话“,票的后面是我写的一段即时日记:


    阿信在演唱会上唱温柔了。
    他说:你们带电话了吗,都拿出来,打给你们喜欢的人,我来唱温柔给他听。
    全世界都暗了,只剩下全场观众手机屏幕发出的微弱的亮光,那些亮光链接着自己和自己喜欢的人。
    然后他就那样腼腆的站在一束光中。
    他说 :如果你对我说 你想要一朵花,那么我就会给你一朵花;
    如果你对我说你想要一颗星星,那么我就会给你一颗星星;

    如果你对我说你想要一个拥抱,那么我就会去拥抱你;
    如果你说你想离开我,那么我会对你说......


    全场安静了,
    瞬间灯全亮了起来,


    我给你自由。

    我给你全部全部全部的自由。

    这是我的温柔,给你全部的自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