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不努力,爱你我努力。

    2012-05-01

    0501 - [第2人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eggr-logs/221492336.html

    刚才在吃包子,满手油动不了笔,于是所幸坐下来看悦然在4月29号参加的微访谈。
    首先得知的消息是她又赞助了今年草莓节最文艺的那个棚,至于叫啥我又忘了,不过貌似曾哥会去,估计会火爆了;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她决定续写她的“鲤鱼”
    记得那书我是07年读的,印象很深,因为那个时候我根本经历,没厌食,没恋爱, 成长。

    但,张悦然她常说“我常常陷于无爱的恐慌中”。
      
      我现在很慌,心口喏喏的跳,呼吸紧促,眼泪无助的淌。当奶奶烫到脚哭着说“我死后谁来照顾我的小孙女”时,当看到后记里面她说“迷是房子,迷是旅途,迷是允诺,迷是幻听和耳语,迷是倾诉的日记本,迷是腐烂的猫咪,迷是黑夜大街上的奔跑,迷是哀怨的昆曲,迷是一直在潜行的告解和道别……迷是瘾,迷是魔。”时。我失语了。无助让我无力翻书也无法呼吸。甚至无法思考。我一下子被激倒,没有转身的余地。没有呼吸。
      璟是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的,活在我身边。我对此深信不疑。对于身边人的没落,只能望而却步。对陆叔叔以及小卓,爱的彻头彻尾。对沉和的眷恋,沉迷,无法自拔其中。对曼的恨。是你永远无法理解的恨。是骨肉中血脉相连的恨,是轮回中欠下的恨。是曼生下她前,手术床上的敲打以及胎儿隐隐作痛的恨。是刻在骨头上,生生世世永远无法还清的债。
      结局如此残忍。曼的颓败,陆叔叔的软弱,丛微的坚忍,小卓的不成熟,优弥母性的伟大,沉和的沉稳。以及璟。最后的超脱。
      至少我认为,璟是超脱的。
      她对母亲的爱是恩慈。痛彻一生的恨又或者是爱,彼此心知肚明的妒忌和怨恨。让他们从不给彼此任何解释机会。其实她们不明白只有骨肉相连才会给彼此如此深刻的伤害;对陆叔叔以及小卓的爱没有瑕疵,美的自私且吝啬。像极了校园后面的向日葵和桃花街3号院子里的指甲花;对丛微的崇拜以及尊敬是任何人不能给予她的慰籍,不允许任何人对她的诋毁;对优弥的爱是别人永远体会不到的情愫。因为亏欠或是感激。总是面对面,脸红的讲不出话来;对沉和的爱有着淡淡的忧愁,里面搀杂着复杂的情感。小时候答应的旅行诺言和那果冻糖一样桃红色的手表。
      
      爱是心底的苦汤,总是还没来得及与人分享就人去茶凉。
      
      爸爸的米老鼠面人儿、奶奶裹着的小脚、母亲艳丽的装容和蕾丝胸衣、丛微的书、小卓的泥塑、优弥拿手的红豆双皮奶、沉和的桃红色手表、顾影自怜傲的水仙和自由的鲤鱼。
      它们全部挥之不去。成了我心底无法愈合的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