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不努力,爱你我努力。
  • 0827 - [第2人称。]

    2012-08-27

    又出现如同怀孕一般的临床反映,这个一会儿再说。

    恩,说别的。从回来一直在听 '你好,旧时光' 的原声(八月长安的小说,完结了已经)这个和小作者2熊似乎没太大关系。只是完全凭借这调子让我感觉不到音乐的存在了。

    说起来。音乐真是个再好不过的记忆载体了,好比说我现在只要一放某张韩剧OST,就瞬间浮现当初一层层剥皮那样关在家里赶题赶图的三个月……基本当时差不多就是靠这十几首乐曲撑过来的,却也导致现在心情有些复杂。还有那首百对百合胃的 '我的歌声里'......听到麻痹,希望wanting最近不要回来参加校友会和校园个演!

    同理可得,能帮人“马上回忆起那个当下”的其他音乐……有的时候也正是不得不舍弃了才行啊,我才不要一听见就回想起各种当初的不开心……想想也真够倒霉的,多少好的音乐就是这么纯粹地被毁掉了啊。

    回头说下刚才那种想吐的感觉......

    好像是在图钉网多瞅了一眼ft更新的关系,不是因为吃了披萨,更不是听歌听到吐……就......一阵阵干呕……

     

  • 你小时候会不会有这样一种奇怪的念头:别人都是假的,只有自己才是真的,爸爸妈妈亲戚同学,全都被一个魔掌安排到你身边,甚至每天那条回家的路,也是神秘力量准备好的,我假设地球是个水晶球,那个球外的巫婆永远诡秘地盯着我的一举一动。因为我看不到别人的生活,以为世界是我一个人的。当然后来我知道那个念头很不可靠,就算一只蚂蚁都有自己的世界,并不是上帝安排来给你摁死。但是因为处的环境太正经,总觉得世界该是个正经的世界,每个人都道貌岸然,每个人都五讲四美三热爱,明星们全都又慈善又纯洁。所以当你看到八卦新闻,简直不敢相信她是辆谁都可以上的公共汽车,当你看到美国电影,也不相信美国人生活在一个从总统到修女都可以说fuck的国家。就像你绝对不承认秋菊和玉娇龙代表中国女性一样。 
       
      到底世界是怎么运转?为什么每个人都有固定思考模式,都爱被媒体欺骗?以前大陆媒体说资本主义水深火热,我们就单纯地信了,想去解救全世界;如今到处都是西方国家的诱惑,又觉得那里千好万好恨不得举家移民去欣赏那个比较圆的月亮。 
       
      现在你正在收看《洋葱新闻》改编电影,洋葱新闻,美国最好的新闻来源。就跟CCAV是至高无上党的喉舌一样,但是你可以无情嘲讽CCAV,却不能动洋葱新闻,因为它的要义是不正经,是乱搞,是讽刺。你能去殴打武松吗?有这想法的人不是喝大了就是不想活了。跟一个流氓耍流氓的结局就是被调戏被羞辱而死,洋葱还不忘调戏评论家,写电影评论的家伙都是gay。纵然我保证自己取向正常,也不能对天发誓自己绝不是吃饱了撑的,给扯淡找点理由是在很难,所以我承认评论的确是无事生非。因为我没有偷着乐的习惯。 
       
      一定要告诉还没看的人,《洋葱电影》很好看,如果你热爱胡戈的馒头血案,热爱新闻乱播等恶搞作品,洋葱一定会迅速打倒你坚强的小心脏,傻乎乎咧嘴乐上两小时。它不同于无厘头,重点在于讽刺,讽刺的意思就是真有其事,但是因为世界上有一批正经人和正经专家,给我们创造出了一颗正经的星球,上面每天都传播着严肃的消息严肃的新闻,温馨的爱情真挚的友情。一些习惯不正经人士很可能感到难以被人理解,有着孤老终生的痛苦感受。你的爸爸妈妈不停催着你赶紧工作赶紧赚钱,你的女朋友不停让你把关系证书化,正经人的世界充满责任和血汗,不正经人天天都好像活在异次元空间,为什么我眼里的世界和你不一样?比如某女明星说她是处女我真的笑疯了,某市公安局长说此地很安全大家别担心我又笑傻了,CCAV说CPI小幅上涨不影响人民生活我都笑哭了。 
       
      看到《洋葱新闻》,你可能会幡然醒悟,哦也,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世界上其实还是有一群不正经的人,他们致力让生活更美好。正经人创造出的世界总让人皱着眉头吞下解释,但是不正经人要调侃你到死,谁说地球是个蓝色星球住着智慧的人类,在我眼里,它不过就是一颗洋葱。 
       
      正经人掌控地球,把它弄得像坨屎,不正经人负责在屎上开出几朵鲜花,以求生活别再那么残酷。当用最正经的语气播报最荒诞新闻的男主播最后结束语:fuck u and good night.洋葱新闻放映完毕,我又忍不住笑了一次,fuck u。 
       
      很多愤怒只能用脏话表达,很多事情也只能用恶搞消化,比如打死你也不敢拿3亿去拍部大烂片,但是有个人就敢去,于是你怒了,又不知道该怎么骂那个混蛋,幸好有胡戈,你又笑了。 
       
      看洋葱新闻,知道地球跟硬币一样,除了1之外,还有菊花那面,不由得世界观又上升一个档次,我又成长了,日。 

  • 莫名我就喜欢你,这首歌我已经好久没听过了

    你说:生日快乐,你是我最亲爱的宝贝。

     

     

    你给我一个请伏,虽然你自己也说别信这种东西。

     

        生日许愿,点蜡烛点了香(才知道你信佛教)闭上眼睛拜四个方向,用力把香推出手心,落进火焰,火里好多愿望在烧。我的愿望在烧,神看得见么,眼睛睁不开的疼是不是就是愿望的味道?

     

        

  • 0513 - [第2人称。]

    2012-05-13

    最近天气特别好,好到每天清晨会被晒晕,这是我第3个通宵。
    我除了忙做单子,其余的时间都在想你,没有特别想,只是经常抬头望望窗外,看看天。我不知道那些时候你都在做什么,与其慰藉,不如共勉。
    我会去猜想你忙碌的样子,深更半夜,埋头弓腰,眉头紧锁。你的时差错乱,是个纯粹的后半夜行者。
    我觉得每次你说你出去抽根儿烟缓口气儿的时候特别帅,可我还是希望你能多睡一会儿。
    这里的夜出奇的静,静到可以听清红绿灯滴滴滴的提示音,隔壁老人的鼾声,咳嗽,甚至起夜。我总害怕紧紧隔墙之距与他不久日相辞万千里然后彻底失去一种代表安静的声音。就在连路灯都黯然的时候,生命其实都显得那么憔悴。
    太黑了,看不清。你要是拉着我的手该多好?
    我随手抓起笔,在纸上画了一个小人儿。我知道我又开始学你的那些夸张的动作,缅甸的笑,熟练的笔下原生的形象。。。
    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你呆在一个屋里,两张桌子,两台电脑,我做图你审,你做我反馈,或者,我就那样靠着你,故作崇拜得看你画画,如果下雨了,我们可以一起听雨,聊天。
    我只想和你,不想和自己,不想和别人。
    我想我是真的喜欢上了你,因为你的出现,我终于可以释怀从前,即便那些回忆也同样美好。



    正如你说的,如果真正爱你的男人,一下子说不出爱你的理由,只知道他的生活中不能没有你;那么我也要说,如果真正爱你的女人,不知道迷上你的哪一点好,但她总以你的方式去改变她自己。

  • 0506 - [第2人称。]

    2012-05-06

    坚强点吧,既然事情都闹开了。
    自我洗脑是一个非常艰辛的过程,除了要认识自己和世界,更需要努力地挑战脑海中被体制、父母、学校教育种下的各种根深蒂固的错误想法和思想包袱,而后者往往比前者更可怕。因为前者不论快慢,都随着成长过程在不断前进,而后者却是强大的阻力,可能让一个人一辈子都不能迈出前进的第一步。。。。
    我一定是疯了,跟老毛装愤青纯属是因为早上吃了肉!


  • 0503 - [第2人称。]

    2012-05-03

    不困,陪你。


    这世界上大概没几个人比我对睡觉有更复杂的感情了。
    也许是因为太早之前就习惯熬夜陪他出图了吧。

    突然一下子好饿好难过。
    想起那年半夜1点他做完测绘回来和他在南岗胡同里吃关东煮,那个老板说,叫我声胡老板,今晚你俩来收摊。
    那这是迄今我吃的最霸道的一次了吧,撑到体力透支。。。

    翻出500 days of summer,在心情不好或者无法释怀的时候,它我心目中的第一位爱情故事片,因为它讲明白了一件最朴素的事;一个故事可以有一千种解释,一个结局可能需要一万个理由,但是最终喜欢不喜欢,只是一个简单的没有道理的事情。

     

    Coincidence. Thats all anything ever is.


  • 0501 - [第2人称。]

    2012-05-01

    刚才在吃包子,满手油动不了笔,于是所幸坐下来看悦然在4月29号参加的微访谈。
    首先得知的消息是她又赞助了今年草莓节最文艺的那个棚,至于叫啥我又忘了,不过貌似曾哥会去,估计会火爆了;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她决定续写她的“鲤鱼”
    记得那书我是07年读的,印象很深,因为那个时候我根本经历,没厌食,没恋爱, 成长。

    但,张悦然她常说“我常常陷于无爱的恐慌中”。
      
      我现在很慌,心口喏喏的跳,呼吸紧促,眼泪无助的淌。当奶奶烫到脚哭着说“我死后谁来照顾我的小孙女”时,当看到后记里面她说“迷是房子,迷是旅途,迷是允诺,迷是幻听和耳语,迷是倾诉的日记本,迷是腐烂的猫咪,迷是黑夜大街上的奔跑,迷是哀怨的昆曲,迷是一直在潜行的告解和道别……迷是瘾,迷是魔。”时。我失语了。无助让我无力翻书也无法呼吸。甚至无法思考。我一下子被激倒,没有转身的余地。没有呼吸。
      璟是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的,活在我身边。我对此深信不疑。对于身边人的没落,只能望而却步。对陆叔叔以及小卓,爱的彻头彻尾。对沉和的眷恋,沉迷,无法自拔其中。对曼的恨。是你永远无法理解的恨。是骨肉中血脉相连的恨,是轮回中欠下的恨。是曼生下她前,手术床上的敲打以及胎儿隐隐作痛的恨。是刻在骨头上,生生世世永远无法还清的债。
      结局如此残忍。曼的颓败,陆叔叔的软弱,丛微的坚忍,小卓的不成熟,优弥母性的伟大,沉和的沉稳。以及璟。最后的超脱。
      至少我认为,璟是超脱的。
      她对母亲的爱是恩慈。痛彻一生的恨又或者是爱,彼此心知肚明的妒忌和怨恨。让他们从不给彼此任何解释机会。其实她们不明白只有骨肉相连才会给彼此如此深刻的伤害;对陆叔叔以及小卓的爱没有瑕疵,美的自私且吝啬。像极了校园后面的向日葵和桃花街3号院子里的指甲花;对丛微的崇拜以及尊敬是任何人不能给予她的慰籍,不允许任何人对她的诋毁;对优弥的爱是别人永远体会不到的情愫。因为亏欠或是感激。总是面对面,脸红的讲不出话来;对沉和的爱有着淡淡的忧愁,里面搀杂着复杂的情感。小时候答应的旅行诺言和那果冻糖一样桃红色的手表。
      
      爱是心底的苦汤,总是还没来得及与人分享就人去茶凉。
      
      爸爸的米老鼠面人儿、奶奶裹着的小脚、母亲艳丽的装容和蕾丝胸衣、丛微的书、小卓的泥塑、优弥拿手的红豆双皮奶、沉和的桃红色手表、顾影自怜傲的水仙和自由的鲤鱼。
      它们全部挥之不去。成了我心底无法愈合的伤。